<th id="78hrg"></th>
  • <dd id="78hrg"><track id="78hrg"></track></dd>
  • <button id="78hrg"><acronym id="78hrg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1. <em id="78hrg"></em>
         

      TEL:0731-82259841、0731 8225 2541、138 0731 8932

        長沙宸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        首頁 > 專家觀點 > ISO55000

        對ISO55000的八個誤讀

        作者:蔣壇軍(清華大學出版社《精益TPM現場實戰》一書作者)

            ISO55000資產(含設備)管理體系的三份標準文件;被我國等同采用轉化為國家標準中文版,于2016年10月13日獲批發布。(見2016年第17號國家標準公告,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官網www.sac.gov.cn)

            備注:

            GB/T 33172-2016 資產管理-綜述、原則和術語 (ISO55000)

            GB/T 33173-2016 資產管理-管理體系-要求 (ISO55001)

            GB/T 33174-2016 資產管理-管理體系 GB/T 33173應用指南 (ISO55002)  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近年在一些交流和實踐中,筆者發現一些對ISO55000(或其前身PAS55)的誤讀,因此謹以拙文予以探討。

        誤讀一:ISO55000未經實踐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堅持“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”,是對的。ISO55000系列三份標準雖剛轉化為我國國家標準,但其發展歷程較長,據John Woodhouse先生介紹:上世紀80年代,萌芽于歐洲北海區域的油氣行業;上世紀90年代,在澳大利亞與新西蘭的公共事業領域得以繼續推廣;2004年,英國制定、2008年修訂PAS55“資產管理規范”;2014年1月,ISO(國際標準化組織)發布ISO55000系列三份標準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“PAS55至今已得到超過50個政府及監管機構,10個國家及15個區域的電力、煤氣、水務、港口、鐵路等行業眾多企業的應用”(2013年,張勇,國家電網報);我國香港地區的地鐵、電力公司早已實施了PAS55;在我國大陸地區,也已有企業在實踐ISO55000(及其前身PAS55),例如內蒙古蒙牛高科乳業有限公司,已于2015年通過ISO55000認證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誤讀二:資產管理是設備管理的一部分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在傳統的各類設備管理模式里,一般設有“設備的固定資產管理”環節,即把設備進行分類、編號、納入臺賬、計算折舊、跟蹤資產去向(例如調撥)等。

            但在ISO55000中,“資產”被定義為“資產是對組織有潛在價值或實際價值的物品、事物或實體”(例如:設備、軟件、網絡、土地、建筑等);而“資產管理”被定義為“使組織能夠在實現目標的同時實現資產的價值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從上述的兩個定義、以及ISO55000的核心理念“令資產(含設備)最大化創造價值”,宜將一個組織(含企業)看作為一個“總資產”,繼而將“總資產”拆分為“資產系統”、“子系統”、“單體資產”等層次,然后策劃如何做到令“總資產”最大化創造價值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換言之,ISO55000中的 “資產管理”概念,不但不等同于傳統設備管理模式中的概念“資產管理是設備管理的一部分”;而是已包括、且遠超傳統設備管理模式中的概念“資產管理是設備管理的一部分。”——業界人士宜與時俱進更新認知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誤讀三:風險就是安全風險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ISO55000要求進行風險管理。風險被定義為“不確定性對目標的影響”;而且,其備注有如此的補充說明:“影響是指偏離預期,可以是正面和/或負面的”;“目標可以是不同方面(如財務、健康與安全、環境等)和層面(如戰略、組織、程序、項目、產品和過程等)的目標。”

         

        從其定義與備注,可看出:“風險”包括但不只限于安全風險。若想實現“令資產(含設備)最大化創造價值”,需預防、消除、紓解與資產、資產全壽命周期活動、資產管理體系相關的各類風險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John Woodhouse先生枚舉了一些例子:①與資產相關的風險:故障、安全事故、排污超標等;②與資產全壽命周期活動相關的風險:在操作或維護過程中對人的傷害、破壞性維修(對資產的損害)等;③與資產管理體系相關的風險:各自為政的“孤島管理”、內外部溝通障礙、人員技能欠佳、供應鏈中斷、信息系統失效等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誤讀四:ISO55000只是維修部門的事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如同前文所述,宜將一個組織(含企業)看作為一個“總資產”,并策劃如何做到令“總資產”最大化創造價值(即企業整體效益最大化)。因此,設備管理部門確實是必須參與ISO55000,但同時需其他相關部門協同作戰,而且高層應具備恰當的頂層設計思維、統一指揮。換言之,企業應從經營戰略的高度來對待ISO55000、或把ISO55000視為經營管理或其重要組成部分,否則就無法做到企業整體效益最大化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誤讀五:ISO55000只強調維護維修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維護維修確是令資產創造價值的必要手段(且為基礎性手段),但遠非唯一環節。應基于企業實際情況采用恰當的方法,且覆蓋資產全壽命周期,以識別價值損失在何處、或價值增長點在何處。例如:對于換模頻次高且耗時長的設備,應實施新鄉重夫先生提出的“快速換模(SMED)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誤讀六:ISO55000是要取代TPM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ISO55000系列三份標準主要闡述了資產管理的原則、基本框架與流程、基本要求(要點)等,但未直接細化到日常運行與操作的層次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作為ISO55000三份標準文件的配套細化書籍,ISO(國際標準化組織) 發行的《ISO55000: Asset management – What to do and why?》一書P46-47中,已明確建議: 實施ISO55000時,應結合實際情況吸納精益、TPM (全面生產維護)、RCM(可靠性維修)等管理模式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誤讀七:價值只以錢衡量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贊同企業采用財務方式來衡量資產(含設備)所創造的價值,但不可認為財務方式是唯一衡量手段,而宜依據實際情況來決定恰當的衡量手段。例如:衡量一臺生產設備的所創造的價值,財務手段確實會較好;但財務手段未必能完全直接反映出生產設備的效率狀態,而企業往往需要直接掌握生產設備的效率狀態,故宜同時采用OEE(設備綜合效率)來衡量;若能進一步探索出OEE與財務手段之間的準確關系,對策劃改善措施當然就更好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另外,可把固定資產的屬性粗分為物理屬性、組織屬性(或企業屬性)、社會屬性三個層次(其相互關系見圖一),然后策劃如何令其最大化創造價值。對于社會價值(例如環保等)的衡量,財務手段有必要,但其無法全面、且準確衡量環保的社會價值,需同時采用環保法規符合性、調查周圍社區對本企業排污的感受等手段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誤讀八:ISO55000不易融入智能制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現存主要的智能制造模式有:德國“工業4.0”、美國“智能制造系統現行標準體系”、我國“國家智能制造標準體系建設指南”;等。若將三者對比就可發現:雖側重點不完全相同,但均可看作:以“自動化(或自働化)、效率化、數據化、網絡化、智能化”設備資產為基礎平臺的企業價值創造模式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ISO55000的核心理念,“令資產(含設備)最大化創造價值”,可直接作為企業建設、持續改善智能制造系統的總體衡量準繩。而且,智能制造的基本管理原則并未脫離PDCA(P計劃、D做、C檢查、A改進),ISO55000亦是如此;而PDCA也是企業普遍實施的ISO9000質量、ISO14000環保等體系的基本框架。換言之,ISO55000不但較易融入智能制造,也較易融入企業的日常運行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備注:

            門田安弘先生認為:①自動化,即:開動設備后,設備可自動生產;②自働化,即:設備不但可自動生產,且可“自律地控制不正常情況”,即設備“具有人的判斷能力(具有人的智慧)的自働化”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結束語:

            上述只是筆者本人所目睹的八個誤讀。業界人士在學習、實踐ISO55000的過程中,估計遠不止這八個。但,因ISO55000剛被轉化為國家標準,并不為業界人士所熟悉,所以出現種種誤讀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

            “唯曉成事之規律,方持不滅改善心(大野耐一語)”。隨著業界人士對ISO55000的不斷學習、理解、實踐,自然而然誤讀就會越來越少,而改善的有效性則會越來越好。于是,ISO55000對中國制造、和其他行業的貢獻也就越來越大。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參考文獻

        [1] ISO.ISO55000/55001/55002 Asset Management[S].Switzerland: ISO,2014.

        [2] John Woodhouse.ISO55000 Asset Management: What to do and why[M].Switzerland: ISO, 2016.

        [3] 張勇. PAS55助推資產全壽命周期管理接軌國際[N].國家電網報,2013年3月12日第8版.

        [4] 門田安弘.新豐田生產方式[M].王瑞珠,譯.保定:河北大學出版社,2012.